從愛因斯坦談起-腹主動脈瘤治療的演進

二十世紀最頂尖也最具影響力的科學家,亞伯特.愛因斯坦,生於一八七九年的德國,一九五五年因為腹主動脈瘤破裂過逝於美國普林斯頓,享年七十六歲。事實上這位愛抽煙斗並且身材微胖的科學家長久以來就一直為反覆的上腹痛所苦,每次的腹痛通常持續約兩三天之久,有時會伴隨著嘔吐。他的腹部可以明顯地觸摸到一個腫塊,隨著心跳有節奏的搏動著。早在一九四八年,他六十九歲時,醫生就診斷出他有腹部的主動脈瘤,名醫尼生‭(‬Nissen‭)‬為這位著名的科學家實行了開腹手術,證實了他的腹中那個如葡萄柚大小的動脈瘤是他腹痛的主要原因。
在那個年代,以玻璃紙‭
(‬Polyethene cellophane‭)‬將這個擴大如汽球般的血管瘤從外面包住來延緩瘤體破裂是唯一的治療方式,愛因斯坦也接受了這樣的療法,當然,這樣的治療方法並無法根治此疾,但可能也是因此才讓愛老的生命延長了好幾年。尼生醫師用的玻璃紙是一種會引起組織纖維化的化學材料,包裹在主動脈瘤上,這樣會刺激主動脈瘤的瘤體纖維化而增強其血管張力,使其不易破裂出血。愛因斯坦撐過了那次手術,在三個星期的住院之後回位於到普林斯頓的家中。
此後數年,他的腹痛症狀減輕很多,只是會偶而的背痛和右上腹痛。
一九五五年四月,長久擔心的情況果然發生,愛因斯坦腹中的主動脈瘤終於破裂了,血液外滲導致持續劇痛,不手術只有死路一條。然而那個時候,主動脈瘤的開腹切除手術剛被發展出來,醫師的經驗還不多,愛因斯坦拒絕了手術。用人為的方式來勉強延長我的生命是無意義的,我已做到我在人間該做的,是走的時候了!在大量的麻醉劑止痛下,這位偉大的科學家離開了人間。
我們會問,如果當時愛因斯坦接受了緊急主動脈瘤切除手術,這位偉大的科學家是否有可能會多留在人間幾年而為人類留下更多的貢獻?事實上即使在今天,腹主動脈瘤在破裂之後再施行開腹切除手術,其併發症及死亡率仍然很高,往往超過百分之五十以上!況且當時開腹主動脈手術的技術及經驗尚不成熟,加上愛因斯坦的主動脈瘤己實行過一次姑息的瘤體包裹手術,腹內的沾黏厲害,手術的難度和風險可想而之。
五十年後的今天,主動脈瘤的開腹切除手術己發展成熟,只要是在瘤體尚未破裂,且未罹患其他會影響手術的疾病,則手術存活率可以達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但不論如何,四五十公分長的開腹傷口及血管切除所造成的創傷,使得病人在復原的過程漫長且痛苦,心肺相關的併發症亦高。但若病人年老,或有其它心臟及肺臟嚴重疾病,往往使得病人不能承受這樣大範圍的開腹術而失去治療機會。
隨著醫療科技不斷進步,醫界朝向以更安全及有效的治療方式努力。主動脈瘤的低侵襲性血管內治療技巧在一九九一年第一個人體主動脈支架放置之後便不斷改進,時至今日,已瑧成熟。如今,醫療先進國家的主動脈瘤治療大約有一半的病例採用主動脈瘤血管內支架,相較於開腹手術,主動脈支架只在兩側大腿上留下小傷口;作完手術可以馬上進食、行動;住院日數及手術疼痛大幅改善;出血量、併發症及死亡率都明顯地比開腹手術還低。如此多的優點,使得主動脈支架手術成為高齡、高危險主動脈瘤患者的治療首選。
主動脈瘤手術治療的演進,是一個醫療科技進展的典型例子。主動脈瘤雖然是一個可能致命的疾病,但在醫療進步的現代,眾多和愛因斯坦相同為主動脈瘤所苦的患者,如果能及早發現自身的主動脈疾病,尋求有主動脈支架專長的血管外科專科醫師評估診治,就有機會接受安全且有效的治療,而不須如愛氏一般,身上長期帶著一個不定時炸彈而無計可施,最後徒呼負負了。